本所简介业务范围招贤纳士华意论坛华意信箱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English
合伙律师律师介绍经典案例法律文书法律法规热点话题企业并购公司业务房地产知识产权外商投资金融证券劳动人事
  热点推荐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
王汉坡博客
北京同立钧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全球创新网
中国技术交易所
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
中国期货网
中国贸促会
国家知识产权局
国家版权局
最高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法院
北京法院网
红盾315
北京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
北京市房地产交易信息网
首都律师
  首页 -> 鐑偣鎺ㄨ崘
比永恒更久远——罗马杂记
                               北京华意律师事务所  徐飞

     罗马,因为千年未曾陷落的历史和遍地的古迹,被称为永恒之城。
     但罗马再悠久也有毁灭的一天,就好像宇宙再广大也总会有一个边缘。比所有时间和空间更广阔的,是人类的眼界和心胸。
此行罗马,就是为了参与SKA, 一个世界性的科学合作项目,制造全世界规模最大,性能最强的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去探索最久远的历史,探索最遥远的宇宙。
    受华意所主任王汉坡律师委派,做为一名年轻的律师,我很荣幸能够成为中国代表团的一员,参与到这项国际合作中来,并作为律师参与国际组织规则的讨论和制定。
    说说SKA。
    要想探索宇宙,人类就需要望远镜。根据最近学到的天文学知识,射电望远镜能够比光学望远镜看得更“远”,但是却没有光学望远镜“准”,为了获得与先进光学望远镜同样的观测细节,需要镜面直径100公里的射电望远镜阵列。但是很显然,我们不可能建造一架口径100公里的望远镜,SKA项目的设想就是建造一个望远镜网络,通过将它们连接在一起以达到同样的效果。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是建在我国贵州面积约三个足球场大的FAST射电望远镜,该项目将于今年九月建成。
     SKA项目于1991年开始由各国的天文学家首先形成初步构思,1993年,科学合作组织建立;2000年,第一个备忘录签署;2006年,列出候选台址;2008年开始概念设计阶段;2011年,SKA组织成为公司法人实体,总部设置在英国曼切斯特;2012年最终确定台址,即澳大利亚和南非的双台址;2014年SKA开始向政府间国际组织过渡。
SKA建设工程将分两阶段进行,第一阶段SKA1将于2014年至2016年最终通过设计方案,2017年进行招标,2018年至2023年完成,在项目建设的同时,2020年开始进行早期科学研究。第二阶段SKA2将于2018年至2021年进行设计并最终决定设计方案,2023年至2030年进入建设阶段。现在初步估算SKA1的投资为6.5亿欧元,另外有3.3亿欧元作为项目的运行经费,而SKA1的规模仅仅是整个SKA工程的百分之十。项目的最终目标是在直径3057.75公里的表面积上建设约3千个直径15米的独立碟状天线,形成一个表面积1平方公里的巨型射电望远镜,当它全功率运行时,需要2~3个核电站才能供应所需电能。
     为了更高效地进行国际合作,从2014年起,SKA组织正在从一个英国的注册公司向政府间的国际组织过渡,计划在2016年将成立新的IGO实体——SQUARE KILOMETRE ARRAY OBSERVATORY,要建立起一个新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将会涉及到各个方面的规则制定和各个国家之间的利益平衡,需要各国的政府代表和专家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磋商和谈判,形成决定,并最终确定为书面的法律文件由各国进行签署并履行。
    而这些,正是我们此行罗马的目的。
    说说会议。
    我们代表团一行8人,由科技部国际合作司尹参赞带领。整个会议为期四天,首先进行工作组会议,总共分为了特豁、运行、财政、采购和知识产权、总协议5个工作组,各个工作组讨论并形成初步意见后,再向全体大会进行汇报,并由全体大会对工作组的工作成果进行进一步地讨论,最终确定文件的文本内容。
    作为王律师的代表,我全程参加了四天的会议,并在知识产权工作组会议上对由中方独立起草的知识产权文件进行了半个小时的介绍,随后对与会专家提出的问题解释了我们文件的出发点和关切点;在特权和豁免工作组会议上,我和尹参赞共同参加,对特权和豁免协定进行了逐条讨论,并就中国的利益关切向工作组提出了对协定的修改意见,意见最终得到了工作组的支持。
    四天的会议下来,感觉到的最多的就是累,一整天一整天的头脑风暴使初入项目的我始终感觉应接不暇,幸亏会议前两个月就开始了必要的准备工作,总算是平稳完成了任务。
    第二个感觉就是难,国际合作首先的要求是人才,得有一批参与过国际合作,懂得国际合作规则的人才参与其中才能真正地实现国家利益,我们现在的国际合作人才还是第一代,很多东西都在尝试和摸索的过程中。而且最重要的语言障碍还是横亘在我们和国际合作之间,对于文本的起草和拟定,那些英语国家还是掌握着斟字酌句的权力,王处长说,语言不仅仅是国际合作的基本功,还代表着国际合作的话语权。确实如此。
    当然,有了累和难才有成长和收获,与会的代表都是各国的精英,思维敏锐,工作高效,但同时又幽默活泼,在严肃会议过程中,不时会有代表机智的发言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在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也学到了一些“外交技巧",第一次应用于实战,效果确实不错。比如,王参跟我讲过,老外会特别重视会议中途和会议结束后的私下交流时间,他们往往会充分地应用会下的机会向对方充分地游说自己的观点,使得对方理解,并寻求支持。我也尝试了一些会后的交流,在获得代表团同意的前提下,我和意大利代表事先沟通了他们的提议,并表示中方会在会议上支持他们。结果在会议上,我们表示了我们的支持,作为回报,意大利方面也对中方的提案提出了支持,会议的场面有来有往,局面很好。
    此外,尹参也告诉我们中方作为工作组主席,要站住中间地位,不要过多的表露自己的意图,尽量让外方去冲突和对抗,我们则掌握空间,来寻求实现自己的利益。因此,在讨论议题时,如果我能预测其他国家会提出我们也想提出的尖锐问题时,我们就会尽量让他们先提,我们尽量地保留谈判的空间。这种方式在讨论知识产权问题时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说说罗马古城
    此行的目的是工作,没有多少时间能够完全领略罗马的风情。但这并不妨碍什么,因为罗马城文化的浓度的确太高了,处处皆风景,遍地是文明。
    竞技场是古罗马文化的象征,置身于其中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古罗马人崇尚鲜血和荣誉的气质,踏在竞技场的地板上,我一下就明白了那些角斗士的荣誉感究竟是一种什么体验: 仰望着数万的如潮人群,你的举手投足都将令他们热血沸腾,即使在五分钟后就会死去,你也会感到这是你生命中最为荣誉的五分钟时间,至少在这五分钟里,你成了一位神祇,主宰自己和别人的生死,主宰观众的喜怒哀乐。他们会为你呐喊,为你疯狂,为你流泪,虽然他们回家了根本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我相信,这就是荣誉的本质,荣誉总是短暂的,但是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对荣誉的推崇,就会陷入对利益的迷醉,一个没有英雄的世界,想想就让人乏味。你当然可以说罗马人追求荣誉的方式是野蛮落后的,但是就好像所有在历史中发生的事情都要在历史中消亡一样,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也会被两千年后的人类所嘲笑和诋毁,如果不抱有一颗对历史的同情心去看待历史,历史自然就没了趣味。
    梵蒂冈,作为现代意义的国家诞生不到100年,比起新中国大不了几岁。在我眼中它更像是一座真正的紫禁城,代表了现代世俗势力与传统的斗争和妥协,但教廷的影响终归是世界级、千年级的,与之相比清廷可称是小巫见大巫,最终在胡惟德接受的退位诏书中轰然倒地也是情理之中的了。因为历史上的渊源,罗马城有大大小小的700多座教堂,毫不夸张地说,在罗马的任何一处奋力掷出一枚硬币,等你再捡起它时,抬头一定能发现一座新的教堂。虽然向来对宗教感兴趣,但是对宗教建筑就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了,修炼和通神是内心的事,不是靠一个大穹顶和大石门就可以完成的,那些通过教堂来赎罪的人,最多借助救赎来洗清自己的罪恶感,以便去犯更多的罪罢了。
罗马的现代文化是时尚文化,商业区的奢侈品商店是罗马的新地标。时尚文化,我不懂,我也觉得没可能把它弄懂,因为它总是在变。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时尚总是变化不停的原因在于它也觉得自己太丑,而没法忍受比三个月更长的时间呢?勤劳的中国人民是购物的主力,中国人愿意用几个月的工资去购买一两件奢侈用品,这是大家公知的事实。但甚至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对这种现象表示理解和支持,因为我知道从原始社会开始就有这种习俗,人们会把自己拥有财产的百分之七十以上化成贵金属装戴在自己身上,这样便更加适合部落的迁徙和转移,他们当然也不会去考虑自己的社会地位与身上的穿戴不搭配的问题,因为原始人嘛,他们摄入的蛋白质十分有限,脑容量可能决定了他们不会去想这方面的问题。
闲谈两句
    古罗马的历史开始于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纪》,完结于迪伦马特的《罗慕路斯大帝》。一个讲的是一位创造历史的英雄,一个讲的是毁灭历史的英雄。两本书我更爱看后一本,因为埃涅阿斯过于典型,也过于严肃,我喜欢罗慕路斯大帝,因为他有幽默感,即使面对毁灭也毫不例外,我想他也明白,历史是不能被毁灭的,能毁灭的只是一种对过往的习惯而已,而真正能被毁灭的那些其实都不属于自己。
再往后,来罗马的就是圣保罗和圣彼得了,两位殉道士,特别是后者,还是一个起初立场不怎么坚定的卫道士,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耶稣要指令他继承大统,可能是在那个危急的时刻他能够第一个站出来为主耶稣说句支持的话吧。彼得悔悟得很彻底,最后执意为主的事业奉献生命,并宣称不配和主耶稣得到同样的死刑,而要求被反钉在十字架上。最后梵蒂冈的教堂以他命名,教会也把他尊为第一位教宗。
说起传教,新时代的传教已经不用像保罗那样跋山涉水了,通过网络,各个宗教的大师们就能够召集大量的信徒,投身到宗教事业中去。我就在网络上听过一位佛教大师的演讲,大抵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为了推广新楼盘请到大师开讲怎么样组建美满家庭和如何创建和谐社会云云。
    不过我总倒觉得这样大概还是说得过去的,谁说一定要“眼见为实”呢?我不敢确定满罗马的宗教画画家是不是真有几个见过天使的,但是只要没有时光机,达芬奇大概是一定见不到那十三个人的晚餐,后面就更没有丹布朗出来写书惹起禁影的事情来了。就是写下“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的文正公,据说也从来没有踏上过岳阳地界。李敖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值得去,但不值得亲自去。我想,有大智慧大能耐如李大师者,真可以做到卧游千里,委神遨游哩!

  联系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A座8F 邮编:100082
联系电话: 010-62272978    传真: 010-62270318  
联系信箱: huayilawyer@126.com
联系网址:  www.huayilawyer.com